外公老了,累了,走了。

2016211

你的外公今天下午1315分安详仙逝了“看到手机上爸爸的留言,我正在公司上班。泪水就像是拧不紧的水龙头,静静的,一滴一滴,不休止的落在电脑前的文件上。

那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我好久没有痛过的右肩膀莫名其妙的就痛的很厉害 (这几年来我的右肩似乎成了会占扑术的先知,每次若有什么让我揪心的事情发生之前,他都会以疼痛的方式来让我做预备。)但那天我没想多,以为也许会是工作上的一些问题,并没有太在意。而且每个星期都有和在家乡的家人视频,问起外公来的时候,大家虽然也说,外公老了,总是提不起精神,但我们都有心或是无意的去避开那个词,那个真的是一走便真的是永远的词。所以现在这个消息仍然是那么突然,那么极端,有一种非常安静却又是极度猛烈的疼痛,就像是海底里的地震,海底是汹涌无比的巨浪,海面上却只是一点点浪花,心里伤痛的都不知道该怎样发泄,脸上却只能是默默的流泪。这恐怕就是人在异乡最沉重,最觉得天涯海角的距离原来真的是如此无奈,如此无法逾越的伤痛吧!

我无法在外公的灵堂上亲手为他上一柱香,无法再看他老人家最后一眼,无法和家人一起回忆他一生的沧桑与幸福,但我仍然希望我可以用我虽身在千里之外,心却与家人同堂的方式陪我心爱的外公一起走最后的一程!

亲爱的外公:

你知道吗? 让我最感到慰籍的是我们最后一次的视频。我大声的问着你:”外公!你还好吧?”你望着坐在你旁边的我的妈妈,叫着我幼时的小名,笑着不停的点头。我看到的是你虽然布满深浅不一的皱纹,但开心得却像小孩子一样的那张笑脸。我知道你也许根本没有听明白我的问候,确实我也真的不知道和你说什么才好,但我却能感到你眼中,你心里的我一直是那个永远都长不大,永远是让你又疼爱却也又得人嫌的倔强的瑶瑶。此时此刻的我想到这其实是让我感到慰籍的最后一幅有你的画面,为什么眼泪却再也关不住?我知道,因为无论有多么的让我感到宽慰,那毕竟永远都只是回忆了,你不会再对我笑,再对我发火,再骂我不孝。所以我在这里把那对我们两个人来说最美的,我童年的七年,那几句我记忆里的片段写下来!相信你在我们看不到那个世界里可以读的到!

外公,外公,我还要听一遍西游记的火焰山!“ 你还记得那些你为我扇着扇子,一边为我赶蚊子,一边慢悠悠的说第三遍唐僧取经的夏天吗?

外公,外公,我走不动了,我要你抱抱“你还记得那个总是在巷口嘟着嘴的小懒虫吗?

瑶瑶,来,这是外公买给你的,别给别人吃哦!“

瑶瑶,这是外公给你的红包!“

外公,我请你原谅我不好的记忆力,我没有足够用心的把你所有呵护我的细节记下来,有的只是这几句片言只语。但这几句完完全全是属于那个七岁的我的记忆,不是后来听爸爸妈妈说的,而是我真真正正感受到的!

外公!那个七岁的小瑶瑶真的很想,很想你!想的哭,想的痛!

Hinterlasse eine Antwort

Deine E-Mail-Adresse wird nicht veröffentlicht. Erforderliche Felder sind markiert *

Du kannst folgende HTML-Tags benutzen: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