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 全德国,全欧洲,还有世界上很多很多的其他的地方在这两天都庆祝着同一个节日:耶稣的生日圣诞。广播中,电视里,还有网络的角角落落都无不充满着圣诞节传统的气息。虽然今年因为疫情的缘故城市的街道上异常冷清,没有香浓的炒栗子(是的,德国也有卖炒栗子的小摊位,当然味道是比不上中国任何一个地方的糖炒栗的:-), 但多少可以营造一点气氛嘛!), 街头巷尾也不像在往年,没有在风中拿着竖笛的小孩子们,鼓着被冷空气冻的通红的小脸蛋,吹着琅琅上口的圣诞小夜曲。

但我想,这几千年传承下来的信念应该是能禁得住这和几千年相比沧海一粟的2020年的。倘若信念这么容易因为外界的恶劣或是环境的艰苦而消失或减弱,那怎么能称之为信念呢?我们虽不能一如既往的聚在一起感恩祈福,但信念的力量应该不只仅仅存在于外表的这些礼仪和习惯中的。相反,外界的环境越是艰难,心中的信念反而应该是更坚定的。如果每天都是如愿以偿,我还需要信念吗?

我今天的这个博客的开头写的像是传教士在做弥撒。其实感觉非常惭愧的。因为我个人没有什么特别的信仰,也根本不了解基督教,我只是觉的基督教也许和中国的佛教一样,能够传承几千年的想法一定是有它的奥妙,有它的美好。只不过东方和西方大家讲故事的习惯不同罢了。主题和宗旨在我看来都是如出一辙的:

宣扬人性的美好,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希望人生的美好,还有那一点点永远捉摸不到的,奇迹般的神秘感!

今天平安夜。我依然会是一个人平静安详的度过。女儿在她父亲那里,那里有缀满彩球和挂满彩带的圣诞树,圣诞树下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礼物,也许今年他们会烧一只烤鹅,提啦米苏一定是会有的,那里有她弟弟妹妹的笑声,电视机应该也是一直放着圣诞的乐曲。而我的圣诞节有太多的思考,多年来一直是感叹多于欣喜,对她这个年龄的孩子来说过于沉闷。所以我也觉得她在她爸爸那里的圣诞节是她应该拥有的圣诞节,轻松,简单和快乐。这样她可以拥有她简单的快乐,我也可以得到我思考的安静。这样多好,圣诞节大家都能得到各自的空间。

虽然这是我自己想要的独处空间,但一个人的平安夜终究是有一点寂寞的,是一杯红酒无法驱散的寂寞,是烛光越迷离孤独越清晰的寂寞,是其实无论我身边无论有多热闹心里却始终清寡如常的寂寞,是我越是想要否认它,它却越是要证明它存在的那种寂寞。所以我决定再次邀请我的寂寞来陪伴我度过我的圣诞,其实寂寞带给我的礼物是最珍贵的: 它带给我时间。让我思考,让我想念!难道不是吗?

这一年,我的收获是什么?我的错误在哪里?我爱自己够不够?我对朋友够不够诚恳?我对父母,女儿够不够关心?我在工作学习上够不够努力?我有没有学会更宽容?那个他,我爱的够吗?我,他爱的够吗?

我感谢圣诞节的到来,让我有时间来一一回答这些人生必要的难题。

我有个习惯,写作的时候手机会调到飞行模式。这样好像有一气呵成的气势感,即使我的散文一直都是在几百个字之间徘徊。其实蛮可笑的。但今天我忘了。手机一直在提醒我收到很多信息。我忍不住打开他的那条:

虽然我不能陪你过平安夜,但我今天真的很想见到你!“

这也许就是圣诞节不可捉摸的神秘吧: 他的留言虽然是一个非常非常小的惊喜,但他在圣诞节出现了,我不妨就把他最为一个爱情的奇迹来看待吧。人生奇迹太少了,珍惜每一个只属于你的惊喜,特别是在圣诞!因为我们都需要爱的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