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冬天的我似乎都是在对春天的期盼中度过的。而德国的春天总是来的很突然,感觉就好像整个冬天是被囚禁在阴暗的地下室,地下室通向地面的们被锁住了,钥匙不知到被谁丢在了哪里。然后突然就有那么一天,你一觉醒来发现开地下室门的钥匙就在你的枕边,你迫不及待,但又小心翼翼的把钥匙插进锁眼,咔嚓一声,门开了,太阳照进来,很刺眼,你有些慌张的迎接着这突来的喜悦。这大致就是我此时此刻坐在家里这迷你阳台上的心情吧。

这个星期六我确实不知道该写些什么。就像人生有很多时间段大家都很忙,生活不能算是乱糟糟,但就是活的不沉淀,活的有些飘渺,静不下心来好好去怀念一段岁月,或是好好来计划一段将来,或是拿起一本书,读过几行字之后却还是不知道那作家要说的是什么,不能怪故事写的不够扣人心弦,只能说我自己心不在焉。好像人生的方方面面等着要面对的,要解决的问题都在用他们那种逼迫式的沉默和我谈判,问我到底什么时候给他们一个交代。好吧,那我就在春天把钥匙送给我的这个星期六给写下这篇也许有些粗糙的文章,给他们一个交代吧。请原谅我的不足与草率。

我的事业

在德国已经度过了一段时间了。我不敢论其长短,因为长短这个概念太主观。对飞蛾来说,一天很长,是它生命的一半,对乌龟来说,一百年年很短,只是它的童年。我的这十几年总的来说,如果用”回首”这两个字来描述当年在德国初来乍到的我,我不会觉得不得体。今天的我不回首,只是想把当下的心情和一些收获写下来,勉励自己。在最近求职的这一段时间里,通过和不同公司人事的交往,在不断重复着叙述自己这十几年来的工作经历中,其实我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在回首过往了。从年青时最初的羞涩,到学过几年专业与德语之后的那段不知天高地厚的轻狂,再到有了女儿之后对工作那份力不从心的无奈,和现在对自己的价值观有了更深了解之后的矛盾与谨慎。这一路上我不停的在犯错,在认知,在提高。我不完美,我不优秀,但我知道,我一直会走在让自己完美,让自己优秀,让自己满意自己的这条路上。我甚至是知道我永远不会完美,但我却不放弃努力。有这样的一个信念,我会觉得一切努力都值得。

我的生活

也许是德国的宁静与富足造就了我对物质追求的一些倦怠。当然我也拥有我最钟爱的那些品牌。就像今天,我还特意开车去了一趟市里。虽然很多商店都还因为疫情的缘故无法正常营业,但商店的橱窗却是格外的精致。在走过这些漂亮的橱窗时我也会很陶醉的想象一下我穿着那条夜蓝色,在领口与袖口分别缝着几道细细的白色丝线的裙子会是什么样子,我会不会用那双虽然穿着真的不算非常合脚但却特别衬腿型的黑色绒皮浅口高跟鞋来搭配。但现在的我似乎大部分时间都可以满足于这份想象中的陶醉就行。因为我知道我的衣橱真的已经够满了。世界上美丽的东西哪里能买的完?拥有美丽的思想,拥有那一份陶醉的心情有时比拥有美丽的衣裳更让我感到一种轻松的享受。享受并不一定要完全的去占有。我对物质生活确实真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我渴望平静的心情。就像现在,在微风中,在阳光下感受春天的这份宁静。

我的爱情

这个话题一直是矛盾的。我一直自问自答的在寻找适合我的那一份感情和那一个人。对自己诚恳就好,无需要怎样的交代。

这个星期六的我是感恩的我,是宁静的我。时光如此安静,我能听的见手中的那杯拿铁里小小的牛奶泡开裂的声音。